您的位置: 德惠信息网 > 科技

幽湖夜钓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05:21

本人胆量不大,却喜欢冒险,这就难免疑心生暗鬼,臆造出似是而非,自己吓唬自己的恐怖故事来。    那天,一位渔友给我一只可用于夜间垂钓的荧光棒,说是能连续发光四个小时。于是,我决定挑战一下自己的胆量,夜幕降临之后,独自一人来到林木深处幽湖畔去夜钓。  幽湖是我们几位渔友,给这个方园有几公里大的深水湖起的名字。  “幽”字的来源,理由有三:其一,这个圆形的大湖,有三分之一圆周,被一座林木茂盛的高山所环绕,无论白天和黑夜,浓重的山影投射到湖水中,使临山一侧显得幽深可怖;其二,湖与山之间,有一条绿荫如盖、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那里经常有毒蛇出入。  听当地人说,有一年天降大雨,从山上冲下来一条长达一丈五尺有碗口粗细的大蟒蛇。如此巨大的蟒蛇,张开血盆大口,吞进一个大活人,是不会有多大困难的。  因此之故,平时就是大白天,也很少有人来踏青探幽。  由于有了前两个原因,随之也就有,其三,这里虽然是校园的内湖,由于人迹罕至,显得特别幽静,最适合于胆大之人,读书、练功和垂钓。  幽湖的正西、东北和西北,三面被山包围,正南是一片几公顷大小的白沙滩,正东是一条通往教学和实验大楼的柏油路。本篇故事的发生地,就是远离东面人行道一华里之遥,正西方紧靠山湖小路的湖畔。  我把套着荧光棒的鱼浮标投进水中,起初那随着波浪微微浮动的光点,既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又能给我壮胆。  过了一会儿,湖面上的掠光浮影,使我心中有些发毛。光柱在湖面上扫荡并不可怕,因为那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那是远处工地上夜间作业,有灯光扫来扫去;可是,光影扫过之后,常常有暗影(黑影)在湖上飘移,有时竟然像高大的人影,在水面上荡来荡去,令人毛骨悚然!我尽量不让自己目光散漫,集中精力于鱼浮的光点上。这时,也恰恰在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光明是驱逐黑暗和恐怖的天使。但是,光点毕竟是太小了,我周围是庞大无边的黑暗以及潜藏在其中的恐怖。  我的渐渐恐慌的心理,使我不能专注于鱼漂的光点,最糟糕的是,我似乎开始幻视了,在黑暗的背景下,看什么都像人。紧接着,比幻视更可怕的是幻听,我身后总像有嚓嚓的脚步声,有时分明是脚步声就停留在后,彷佛是另一位垂钓爱好者,在身后驻足观察,我回过头一看,却一个人也没有。  有一次,我回头一看,吓得我几乎一头扎进湖里。身后竟有一位白衣女人,这影像大约停留了零点零零一秒,原来幻听和幻视可怕地交合在一起了。  恰在此时,荧光鱼浮缓缓升上三寸多高,接着“嗖”地一声,沉了下去!鱼竿在手中颤抖了一下,人与鱼在水中的“较量”开始了。  我从来还没有见过这样狡猾的鱼,它一会在水里一动不动地装死,等缓过气来之后,又拼命地挣扎,接连三次示威似地跃出水面,在空中画个圆弧儿,又潇洒地跌落在水中,仿佛它不是身处险境吞钩的鱼,而是叼着鱼饵同我搞恶作剧。我的鱼竿始终保持着一个弯曲的弧度,以免水中的“精灵”把我鱼竿拉断。  人终于胜利了,拖上来一条三斤多重红色鲤鱼!一阵狂喜过后,我的听觉好像又出了毛病:听什么声音都偕音成“放了吧、放了吧!”;而且那白衣女人似乎又闪现了一下。  于是,我把那条红鲤鱼,“扑通”一声扔到水里。当时,我所以放红鲤鱼,并非完全出于恐惧心理。这跟我的平素习性也有关系。我虽然喜欢钓鱼,但并无功利目的,经常把鱼放掉。有一次我刚钓上一条二斤多重的黑鱼,接着,在我眼前几米处,“嘟”地一声露出碗口大的黑鱼头,那黑鱼与我四目相视,一点恐惧样子也没有,嘴轻轻地张合了三次,像是与我说话似的,然后,又缓缓地垂直沉了下去。  “它在干什么?”我觉得有点蹊跷:“是不是为我刚刚钓上来那条黑鱼求情啊?让我放了它。也许那条倒霉的黑鱼,就是它的孩子……”  临了,我还是把那条黑鱼给放了。总之,只要找到一点理由,我就把钓上来的鱼给放了,有一次,我似乎听到钓上来的鲫鱼的叫声,觉得不会鸣叫的鲫鱼竟然发出声来,一定有什么缘故,于是,我又把它放了。  写到这儿,可能有人不理解:既然你有一副菩萨般的软心肠,为什么还要钓鱼?平白无故地给鱼类制造痛苦?其实,这并不奇怪,人往往都是有多重性的。  我所以选择远离“人烟”最可怕的地方钓鱼,一是挑战自己的胆量,同时,也想会会一个被我称为“小东西”的“老朋友”——那是一个我至今也叫不出名字来的水中怪兽。  那家伙比猫大比狗小,长了一身短而发亮的黄毛,泅水的速度极快。我在湖边垂钓时,它常在我身边二米左右,若无其事地下水,几个小时之后,又泅回来,又在原处若无其事地上岸,抖一抖短毛上的水珠儿,就弓着腰钻进草丛中。我们相安无事,互不干扰,有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对它说“来啦,小东西,你好!”  夜间,我在这样的可怕地方垂钓时,自然也想到(或者说希望),它能在暗中为我做伴。人哪,在恐惧的时候,很脆弱、也很可怜,有时连一只家猫,也能为自己壮胆。  湖水面上飘游的光柱消失了,校园里的一切声响止息了,幽湖沉浸在一片绝对的黑暗和寂静中:夜深了。  我借着鱼浮上的荧光棒一看手表,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午夜12点!传说中,正晌午时12点和午夜12点,是最可怕的时刻,一切狼虫虎豹蛇蝎等可怕东西,在这个时刻最活跃。  我从带有迷信色彩的迷幻的恐惧中清醒过来,陷入现实中的真是可怕的意境中去:我还有一段200多米的荒草小路要走,那可是毒蛇出没的地方啊!  我急忙收了鱼竿,一面用鱼竿扫着前面的草丛,以便打草惊蛇,一面为自己壮胆似的唱歌,提心吊胆地摸索着前行。  忽然间,前面草丛急剧地向两边分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向水边跑去,它身后的草丛翻腾着更快速的波浪,并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嘶”声。在微弱的月光下,滚动着闪闪发亮的鳞片……  “啊,巨蟒!”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连连退了几步。  说时迟那时快,那蟒蛇竖起头好像往前一打,就把那可怜的猎物,紧紧地缠绕起来。  “啊,小东西!我的老朋友!”我惊呼着,惊恐转化为暴怒,我抖抖手中软颤颤的鱼竿,恨自己没有搏杀巨蟒的利刃……  我离开学校快两年了。  说实在话,与人类社会相比较,我还是对自然亲近。  两年来,我对学校的人和事,虽然不无牵挂;但是,我最怀念的,还是那片被山林环绕、略带恐惧气氛的幽湖,我想念那里的山林水气,我想念那里的鸟兽虫鱼。  最近,一位渔友来电话说,幽湖周围的青山,已经被掀去植被,露出红不红、白不白、黄不黄的岩石。山体逐渐下陷、残缺,石头被采掘去填湖……  总而言之,那个充满恐怖、神秘和迷幻的幽湖没了,那里的葱茏翠绿的天然森林和碧波荡漾的水域,也将被一片钢筋水泥的灰色森林所代替。  在人们为校园开发区扩大而欢欣鼓舞,我的心里暗忧伤,同时,也暗自庆幸,多亏有那此夜钓幽湖的冒险经历,使那里的山光水色和林木虫鱼,在我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绿色记忆…… 共 27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越来越严重,你知道怎样治疗吗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