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惠信息网 > 育儿

墨海欢宴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55:11

*通知  尊敬的各位:  安德尔松爵士的欢宴将在晚上八点在松潘镇中心会议厅举行,请大家相互告知,悉数参加。  ——松潘镇理事会  安德尔松爵士将在小镇上举行欢宴的消息一早就在松潘镇行政楼前的广告栏中公布了。广告栏在土灰色行政楼的墙壁上像突兀的大鼻子,老远就能看到。白底、蓝边,是用坚硬的塑料做的,见了日月,裂开的口子土地一样龟裂,上面的字发黑、发乌,杂乱地排列着,需要人耐心才能看清楚。  松潘镇的行政长官是塞德罗帝国委任的,代表帝国管理小镇并收缴各类税收。因此,行政长官就是这里的最高权力者,他要时刻警惕,无时无刻不在防范那些心存侥幸,蓄意破坏帝国和谐秩序的人。帝国刚建立的时候,人心思齐,原始的土著居民常年生活在偏僻荒凉的深山中,他们思想封闭,观念守旧,见了外来的人心生胆怯,尤其是帝国派来的长官,骑着高头大马,穿着新鲜的呢子大衣,手里握着枪,跟着一群穿着土灰色军装的人。他们初来小镇便实行统治,要求所有的人必须听话,必须交税,必须供奉他们。原始居民过惯了独立的生活,无论狩猎、务农,产出的东西都自己使用,从不交给外人。他们强迫原始居民把最好的油膏和最丰腴的果实奉献出来。目的达不到,他们就用武力征讨,把他们赶到更深远荒凉偏僻的深山中,占据了最肥美的土地让屈服的人来种植。另外,帝国的人带来很多原始居民没有见过的新鲜玩意,用一颗钮扣就可以换走一头大象。  几十年前,帝国的人在这里发现了石油,荒凉的小镇瞬间繁华,商铺雨后春笋般拔地而生,闹腾腾地整出了都市的繁华。石油,这种从大地身体里流出的黑色的粘稠状液体让帝国的人为之疯狂,而原始居民却置若罔闻,茫然无顾。几百年来,他们早已见惯了这种东西,却不知所为何用。大山深处,不时有黑色的液体从石头缝中渗出,他们认为那是大山的血液,都会敬而远之。黑池边会有溺水的石鹿、雪鸽、鹡鸰……  小镇的繁华像四季轮回的风景,帝国委派的行政长官主宰着一切。他们要求所有的商户都必须缴纳增值税,开采石油的人要缴纳石油税,贩卖野味的缴纳山林税,甚至来此旅游的人都要缴纳环境税。凡是能为帝国带来利益和收益的他们概不放过,因为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几十年间,行政长官雇佣了当地无数人充当催收员,他们被赋予了行政大权,凡是敢于与帝国对抗,不缴纳税款的人员,一律给予重刑。数十年后,当资源枯竭,帝国无利可图的时候,这些横行无阻、欺行霸市的人将成为新一代街霸。  鱼长官就是在接受了前任的前任的前任后来到松潘镇的。他五十多岁,大脑门,半秃,又矮又挫,长的和松花果差不多。为什么说是前任的前任的前任呢?第一代前任是在来时的路上被强盗劫道,搜尽钱财后杀掉的。他原本想着来这里发财,身上没带多少盘缠。告饶中,猎户出身的强盗头子嫌收取赎金麻烦,一刀就解决了这个麻烦。第二代前任是掏钱卖的官,原本就在帝国的都城,只是为面子上好看,根本就没来。第三代前任倒是及时上任,可是个妻管炎。任上的五年都是媳妇说了算,没什么建树,石油濒临枯竭,税收总欠缺,帝国就打算放弃。五年后,挖走最后一桶金的他们匆匆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鱼长官在帝国官位体系中排在第十三列,是最卑贱的位置,一名书记官。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逼仄的鸽子间里抄写帝国发布的公文。帝国每天要发布大量公文,鱼长官就俯首案几,重复着单调枯燥的工作,抄啊抄,抄啊抄。四十多岁就接近半秃,眼睛也高度近视。摘了眼镜,面前一团雾气,什么也看不清。三十年的青春就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抄写中完成了,鱼长官想再这样抄写十几年,等到六十多岁就可以退休,然后从帝国领取生活金,颐养天年。  帝国原本没打算把这种贫瘠的小官吏放在眼里,最近几年,松潘镇的石油枯竭,工商牧副渔退出了小镇,小镇就像快死的病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榨取的了。新公布的几任看没有什么可以榨取的了,一致选择了赴任途中失踪。小镇上又饥乱丛生,强盗横行,令帝国当局很是头疼。不知谁举荐了年近五十的鱼书记官。鱼书记自以为鸿运当头,兴采采地去上任。  初到松潘镇的鱼书记官换上了鱼长官的称呼。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幸运,他有点沾沾自喜。可住惯了笼子的鸟是无法享受蓝天的博大的,鱼长官面对堆在办公桌上小山样的诉讼材料,手足无措,头脑发懵。材料中有篇是一名小偷写来的,他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习惯性地抄了下来。  尊敬的鱼长官:  我带着十万分的崇敬深深地向你鞠躬,感谢你能在日理万机中抽出一点时间读这封信。我知道,这会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也会给你带来情绪上的不快,可我实在没有办法才求助你的。即便我有万分之一的生存机会也不会向人伸手乞讨,我从来都是手心向下,自己谋生的。我活了四十多岁了,前十几年是完全靠父母养育的,这一点我感到非常遗憾,我确定这不是我的过错。每个生养孩子的父母都有养育子女的权利和义务,而且我也不能自食其力,无法养活自己。对此,我感到深深的愧疚,为自己的弱小而自卑。  但我依然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虽然它杂乱无章毫无头绪,充满了欺骗和不安,我依然感谢我的父母如同你的父母一样。世界就像一个大游泳池,我生活在一个盆子大小的游泳池中,学会了蛙泳、仰泳、蝶泳、自由泳、狗刨式、旋转式。嘿嘿,请多赎罪,我没有多少文化不会比喻,喜欢游泳就只能用它来做比喻了。小的时候,水是清的,我力气小,只能躺在浅水区中,伸展着身体才能勉强不喝水,即便喝水也不会被淹死。那时候,人们很能体谅我,知道我是为了生存不得已为之,有很多人心是好的,见我犯了错只是训导从来不动手。我慢慢长大了——你知道的——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尤其像我这种靠技巧和运气生存的人,机遇和风险并存,我收获了很多也吃尽了苦头。生活就是这样,付出不一定有收获,不付出永远没有结果。后来,小镇渐渐繁华了,有钱人到处都是,他们两眼闪光,充满了金钱的欲望。没钱的,千方百计去搞钱,甚至丢掉仁义。我在偷一户过白事的人家时,假装是死者生前的朋友,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赢得了他们家人的好感。我的计划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盗取棺材里的财宝。为此,我购买了设备,进行了长期的准备和计划,可以做到万无一失。我是这样想的,嘿嘿,给你说也无妨,因为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先在外边观察好逃跑的路线,然后在门外的花圈上记下死者的名讳。再通过朋友(只要给他们少量的钱财,自然就成为朋友了)了解死者生前的家庭人员、经济情况、埋葬地点、墓道位置,最后从棺材铺里打探出死者使用的木头,配备所需的工具。剩下的,我就要见机行事了,但对于有过几十年工作经验的扒手来说,技术不是关键,关键要有头脑。比尔盖兹说过,我的头脑不是天生的,勤奋是不二法宝。马云也说:我的成功是当别人迷茫时,我没有失去方向。  我为此次偷窃下足了血本,配备了黑钻石色宝马跑车,购买了用黄菊花做成的花圈,穿着高档黑色西服,戴着黑墨镜,装出悲痛者应有的模样。我慢慢地靠近灵堂,献上花圈,掏出一千元放在祭台上(上帝啊,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当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亲属大多送百元现金,像我这样的阔佬很少。孝子贤孙白花花跪了一大片,齐刷刷地给我磕头。奶奶那个熊呀,那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我原本想趁着上香的机会,观察下周围地形,看有几个机灵的会去抓我,我应该如何应对,如何逃脱。可是,一切却出乎意料。人生,本就不是一场安排好的戏,很多机会稍纵即逝,抓不住要遗憾终身。我被奉为上宾,赋予了可以自由出入的权利和自由。钱啊,真是好东西。为此,我得以近距离接近棺木和死者,并全方位地观察了死者身边存放的财物。眼见着机会在向我招手,你说我应不应该抓住这个好时机。当天夜里,在孝子们守夜时,我轻车熟路地潜入灵堂,死者安稳地躺在棺材中,双手叠于胸前,双腿微合,脚掌内扣。我盗取了死者口中鸡蛋样大小的夜明珠,手中的和田玉如意,脚底存放的十二枚银元。真是贪心不足,我当时起了贪念,在临走的时候挂念了下,想着看他身下还有什么没有。为此,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又转身,凑近棺材,探下身子,屏住气,将死者身体翻动。死者身下铺着金黄色的绸缎,绸缎上下空荡荡一无所有。但我在搬动尸体时感觉有点异样,我们干这行的很相信第六感觉的。我把死者的寿衣拉开,上帝啊!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你简直都不敢相信,我居然看到死者腰上剜了两个血洞,位置刚好在肾的位置。这真是应了某位党派领袖说的那句话:能用的留下,剩下的烧了。我很震惊,不小心两块银元滑落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孝子贤孙们从周公处被惊醒,跑过来看到我鼓囊囊的行李,突然灵醒了,齐刷刷地冲了过来。幸亏我跑得快,挨了一闷棍和两脚后仓皇逃走。结果更加悲催,夜明珠和如意逃跑时丢了,剩下的几块银元鉴定后是假的。  人啊!真黑心。  走霉运就走霉运吧,但总不能没有头啊。后来偷了几个帝国都城的官员,弥补了亏空,我就又回到了松潘镇。所谓燕过留痕,人行有影。我不能乱了道上的规矩,我的地盘是松潘,跑出去就乱了行情。回到松潘后,我发愤图强,收入也多了不少,但与公务员不断攀升的工资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我这样说是触犯了你的禁忌,但你千万别生气,请听我讲完下面的话,然后我就要离开我的故乡——松潘。  俗话说钱来的容易去的也快,这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不像帝国的某些贪官,贪了巨多财宝却藏起来秘不示人。我生于斯长于斯,对松潘有着深厚的感情。这里是我的故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正人君子有感情,卑鄙小人有感情,我们当贼的也有感情。人生下来没有什么贵贱之分,干什么只是职业选择不同罢了,心都是一样的。我这样说你肯定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但我并不生气,自从选择了这个见不得天日的行业,就注定了我一生孤独。我不奢求世人的谅解,因为他们行的恶远远超过我。在这匆忙的三十年职业行当里,我见多了人世冷暖,看够了世态炎凉。最初,小镇偏僻荒凉,我是个很好的职业猎手,是谁夺走了我的山林,美其名曰开发。当我沦落无助时,又是谁对我刀剑相加,我依恋着故乡,故乡却对我冷眼相向,夺走了我的一切。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悍匪,他们夺走了我的所有,我依然选择沉默,因为忍耐是我等良民的职业素养。没有吃喝,我偷邻家的。那时候大家都穷,门不闭户,路不拾遗,偷无可偷,翻箱倒柜一无所获。  后来,日子渐渐好了,行政长官吃香喝辣,留下的残羹冷炙分给了居民,说是恩赐。恩你妹啊!我们干上几年赶不上你的一顿饭,你们端坐中堂,不见风不淋雨,不种地不狩猎,吃的是民膏民脂,反而做了主子。我后来看透了世事,选择了这份凭借本事和技巧吃饭的行业,虽然是掠夺他人的果实,但我不偷也会落入恶人的腰包,叫什么税收。为此,我被众人唾弃,挨打受苦成了家常便饭。小镇有了石油,我的生意也蒸蒸日上。那些日子,我过的风光,想想简直是罪过。大把的钞票从不同的箱子、保险柜、别人的口袋转移到我这里。嘿嘿,其实也不算犯罪,因为当官的为富不仁,为商的欺行霸市,我是付出才有收获,他们是不付出就有收获,这叫什么不劳而获。偷死,也没人敢报案。  不好意思,我又愤世嫉俗了,原本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的。我把偷盗的钱财挥霍了部分,剩下的就散发给穷人了。所以,我在松潘镇是很有威望的,下等人欣赏我,上等人愤恨我。我才不在乎呢,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坐船吧。我说了这么多不是想表白自己,罪过就是罪过,即便再多粉饰也于事无补。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做了雇佣收税员,想着这样可以改过自新,为帝国服务。可是,我发现我的想法太幼稚了。他们专门帮助富人,欺负穷人,让富者更富,穷者更穷。强盗有了钱也是好人,婊子立了牌坊会成为众人学习的榜样。  后来,我就继续我的老本行。随着石油的枯竭,小镇就像一个妙龄的少女被蹂躏糟蹋成了无人过问的妓女,这里流行着荒芜、贫瘠、瘟疫、疾病……简直成了人间地狱。我眼看着美丽的故乡被蹂躏的不成样子,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行政长官主宰着一切,他们卷走了大量财宝,留下一地窟窿,我都哭了。我继续偷,狗吃屎,狼吃肉,本性难改。在你来主政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闲着,给你添了不少麻烦,郑重地说声对不起。前一段时间,我清修了几个月,实在没有吃的了,凌晨三点多,我趁着黑夜钻进一家农户。那家院墙不高,地基松垮,有半扇墙坍塌,这是我后来发现的。进到院子里,我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感觉像回到了童年的旧居。房子用土坯夯成,简陋破旧透着厚重的泥土味。院子里种了一株香椿树,年代久了半边已经干枯。墙边立着很多农具,但大多蒙尘,想必主人早已不操此业。我登堂入室,在左右厢房里仔细摸索着,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更别说吃的了。后来,我准备从后院离开时,听到一声微弱的叹息。我循声而去,在一间黑黢黢隔间的土炕上躺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少妇,旁边红色的小褥子下裹着一个婴儿。我看到没有什么危险就大着胆子走上前。妇女费力地睁开眼睛,伸手给我要吃的,婴儿好像睡熟了一动不动。我给她解释我也没有吃的,饿的都贴肚皮了。我问她的丈夫呢?她蠕动着嘴唇,发出苍蝇一样微弱的声音说交不起税,让鱼长官给杀了。听到这,我起了悲天悯人之心,还掉了几滴眼泪。看着她饿得无力的样子,我知道她坚持不了几天了。  原本我直接走出去就没有什么了,本来就是如此,面对穷得连呼吸都困难的她,我也没有什么指望了。我刚准备转身,她游丝样发着颤颤的声音,说:“行行好,救救我吧”。我这人公私分明,做事有三个原则:不偷穷人、不偷干净、不伤性命。我四处搜寻,到厨房找见了个青花瓷碗,从褐黄色的水瓮里盛上一碗水,自己喝了半碗,扶着喂她。喝了水,她似乎有了力气,说话也滋润多了。  她的第一个字是:“饿”。我看看她,说我是个贼,身上没有带吃的。听到这,她露出失望的表情,嘴里说:“饿”。我也万般无奈,蹲坐着陪她,空气中流淌着窒息般的压抑。过了几分钟,她又说:“饿”,瞥了眼婴儿。我读懂了她的话,说我做贼是有原则的,不杀生。  她痴痴地看看我,又说“饿”,费力地把婴儿给我推了推。我看着她,她艰难地蠕动着,伸出细竹竿样的手拉住我,眼神里透漏出垂死者对生命的渴望。我不知该如何办,其实我的肚子也饿的发疼,浑身软的像面条。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艰难地抉择,走或不走。时间坚固的像岩石,没有一点风化的迹象,她死死地牵着我的衣角,好像我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束稻草。  短暂的思考后,我昧着良心抱走了她身边沉睡的婴儿。后来,她得救了,我也得救了。我带着她准备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一个胆小的贼  鱼长官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玳瑁眼镜,思考着小偷的书信。自从来到这个地方,松潘小镇剩下不到一千人,一部分靠拐杖走,一部分躺在床上等死,一部分露着花白的头发行走在路上。开采石油把小镇周围的山挖的遍体鳞伤,小河也变了色飘着黑色的油膜,小动物都死光了。空旷的小镇失去了繁华如同少女脱尽了青春,裸露着肮脏、脱皮,长满癞斑的肌肤。但小镇依然有春天,随着这几年人慢慢的离去,小镇又恢复了自然的生机。每年深秋,繁密的植被盖满了小山,河水也肿胀了,虽然还飘着油膜但很清冽。空气透着甘甜清澈,吸引了不少定居者。  现在正好是深秋,大概有四五户人定居在这小镇周围。像安德尔松爵士就是从帝国都城来的,他在这里修建了城堡,每年夏秋之际都会来此度假。鱼长官又看了看书信,脸上浮现出不易察觉的微笑,想象着过些日子的繁忙,舒心地吐了口气。 共 609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该如何诊断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